• <meter id="hpqma"><strong id="hpqma"></strong></meter>

      1. <label id="hpqma"></label><mark id="hpqma"><ol id="hpqma"></ol></mark><code id="hpqma"><strong id="hpqma"></strong></code>

        <small id="hpqma"></small>

        辦公網  |   英文網  |   系統登錄

        1998年浙江大學與原杭州大學、浙江農業大學和浙江醫科大學合并,組成新的浙江大學。次年學校決定以原浙醫大藥學院為基礎,建立新的浙大藥學院。其實在1944-1952年間浙江大學就有一個藥學系,只是由于存在時間不長,致使大家不知其詳。朱譜強與章元沛分別于1944-1949年期間與1947-1952年期間就讀于浙江大學藥學系。將兩人的在系時間合在一起,正好涵蓋了其由初創到結束的全過程。為存史實,現為略述之。

        1.創辦緣起

        1943年我國的抗日戰爭已進入第六個年頭。雖然日本帝國主義已逐漸露出敗象,然而中國人民的苦難仍無稍減。除了戰亂的直接摧殘以外,霍亂、痢疾、瘧疾、結核等多種疾病的流行也對大后方的人民構成莫大威脅。當時在國外磺胺類藥物已普遍用于臨床治療,青霉素也已問世,但對我國的一般群眾而言,皆屬不可企及的奢侈品。于是有識之士呼吁應加速培養我國自己的藥學人才,發展民族制藥工業。浙大校長竺可楨與理學院院長胡剛復等乃起而響應,有在浙大增設藥學系的考慮。他們深知當時已在生物系的生理學教授孫宗彭先生曾在美國施貴寶藥廠(Squibb & Sons,ER)從事研究工作,對藥學科學素有了解,對藥學教育更具卓見,足以承擔籌建藥學系之任。于是就向教育部提出在浙大理學院增設藥學系的申請。獲準以后,浙大貴州湄潭分部中開始出現了一個藥學系辦公室。

        2.九年沿革

        1943年秋孫宗彭先生開始其藥學系的籌建工作。他按照國外藥學科學的發展趨勢,結合國內實際,高標準、嚴要求地確定培養目標,制訂教學計劃,延聘教師,籌措經費,真是千頭萬緒!孫先生認為浙大藥學系的培養目標應為既有理論水平,又有實際工作能力的高素質藥學人才,而非一般的藥劑師;學生須在打好扎實的理學基礎以后再來學習醫藥專業課。他在教育計劃中納入了比一般藥學院校為多的理學基礎課和外語課,故將學習時間定為5年。由于當時國民黨政府下達的開辦費用十分有限,孫先生又千方百計向國外籌措資金,以便購買必要的儀器設備。1944年秋季藥學系招收首屆新生。當時系中僅有孫先生1名專職教師,但這倒并沒有妨礙學生的教學質量,因為藥學系有以師資力量雄厚著稱的浙大理學院為依托,一、二年級數理化生物等課程都是和有關各系合班上課的,反而使學生的基礎打得更加扎實。1945年8月,抗日戰爭勝利,不久藥理學教授張耀德先生到系。1946年浙大由貴州遷回杭州,藥學系有了更好的發展機遇。當年來了生藥學教授劉寶善先生,次年又來了藥劑學教授顧學裘先生。藥物化學課則由原來已在浙大化學系,對此素有專長的張其楷教授執教。專業課的開設問題次第解決。前幾年孫先生向國外訂購的儀器設備和化學試劑陸續運到,專業實驗室逐一設置,教學條件得到改善。1949年5月迎來了杭州解放,首屆學生畢業,走上工作崗位。當年秋顧學裘先生調浙江醫學院(即浙江醫科大學前身),許植方先生和王秩福先生到系,承擔植物化學和藥物分析的教學工作。1951年春樓之岑先生到系,承擔藥劑學的教學工作。1952年全國高校實行院系調整,浙大轉型為單一的工科大學,藥學系因而停辦。未畢業的學生轉到上海醫學院藥學系續讀,教師大多隨同調至上海醫學院,少數轉到軍事醫學科學院等單位工作。

        3.教師陣容

        孫宗彭(1895~1972) 東南大學生物系畢業,美國Pennsylvania大學哲學博士。曾任美國Squibb藥廠研究員和中央大學生物系主任等職,為我國老一輩的生理學和藥理學家。1943年接受建系任務后,精心擘畫,慘淡經營,對藥學系的貢獻最多。他愛系如家,愛生如子,受到全系師生的愛戴。1952年院系調整后先去上海醫學院,后在復旦大學任教。

        張其楷(1912~1995) 中央大學化學系畢業,德國Münster大學哲學博士,我國著名的藥物化學家。在浙大時雖身為化學系教授,但藥學系一至六屆學生的藥物化學課皆由其親授。教學工作嚴肅認真,教學內容充實新穎,使學生獲益良多。院系調整后去軍事醫學科學院工作,對軍事醫學科學有突出貢獻,多次獲得軍隊和國家的殊獎。

        劉寶善(1896~1991) 東南大學生物系畢業,在植物分類和中藥學方面有特殊造詣。來浙大前曾在國立藥專任教。藥學系一至六屆學生的生藥學皆由其執教。院系調整后去軍事醫學科學院從事科學研究。

        張耀德(1906~1998) 齊魯大學醫學院畢業,為我國老一輩的藥理學家。1945~1947年期間在系執教藥理學,后去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從事麻風病化療之研究。

        顧學裘(1912~    ) 我國著名藥劑學家。1947~1949年間在系執教藥劑學,離系后先去浙江醫學院藥學系,后在沈陽藥學院任教。

        許植方(1894~1983) 我國老一輩植物化學家。1949~1952年期間在系執教植物化學與藥物分析,后去上海醫學院藥學系任教。

        樓之岑(1920~1995) 我國著名生藥學家,兼擅藥劑學。1951年在系執教藥劑學,后去北京醫學院藥學系任教。

        王登明(1919~1997)1946~1952年期間在系執教藥劑學,后去上海醫學院藥學系任教。

        王秩福(1923~1970)1949~1952年期間在系執教藥物分析,后去上海醫學院藥學系任教。

        此外李瓊華、鄭葆芬、戚文彬、張世宣、梅美珍、沈文照等先生也都先后參加過藥學系的教學工作。

        應當特別指出的是當年浙大藥學系的學生不僅得到本系師長的栽培,也大大得益于近旁院系諸多名師的熱心教導。其中關系最大者有化學系主任王璡、丁緒賢、王葆仁、楊士林等教授,生物系貝時璋、王凱基、胡長春、王曰瑋等教授,醫學院俞德章、沈善炯等教授。對日后學生的成才,他們同樣具有決定性的影響。

        4.學生概況

        浙大藥學系從1944年至1951年共招生8屆。與理學院其他各系的情況相似,解放前的招生人數不多,5屆約近30人。解放后招生人數擴大,3屆共計60余人。前面5屆是浙大畢業的,后面3屆院系調整后在上海醫學院畢業。第一屆和第二屆讀的是5年制,從第二屆起改為4年制。第六屆因第一個五年計劃執行在即,國家急需人才,教育部指示在3年半內讀完全部課程。故而他們是在浙大讀了3年,再到上海醫學院續讀半年后畢業的。

        至于學生畢業后的去向,前面5屆絕大部分都到科研院所與高等院校充當科研人員與教師。以后就業面有所擴大,也有分配到藥政管理部門、制藥廠和其他單位的。由于在校時基礎課讀得扎實,知識面較寬,他們都有很強的適應力,往往3~5年后就成為所在單位的骨干力量,能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為社會主義建設事業作出貢獻?,F在大都事業有成,獲得教授、研究員、高級工程師等職稱。其中因特殊建樹而受到各級政府獎勵者頗不乏人,當選為中國科學院或中國工程院院士的有池志強、金國章和洪孟民3人。浙大藥學系畢業生的人數不多,但是在學術界的影響倒也不小。

        浙大藥學系誕生于抗戰后期的黔北小城湄潭。當時的物質條件極差,但師生們都有一股刻苦自勵、勤奮好學、不畏艱險的精神?;氐胶贾莺箅m然環境有所改變,但此種優良傳統仍得以代代相傳。直到現在,系友們皆能體會此種艱苦創業的精神與實事求是的作風實為終生受用的力量源泉與事業成功的根本保證。

        當年浙大藥學系的學生不僅學習認真,而且愛國熱情很高。在抗戰后期與解放前夕的歷次愛國民主斗爭中,皆不后人。學生中的地下黨員吳大信、池志強等更是運動中的帶頭人。同學們的課外生活也很豐富,不少人參加校內的進步文藝社團。他們還與當時同在杭州的浙江醫學院藥學系和齊魯大學藥學系的同學一起搞聯歡活動。

        由于早年在校時結下了深厚友誼,浙大藥學系同學走出校門之后依舊不斷聯系,互愛互助。他們還有一張斷斷續續復印寄遞的《浙大藥學系系友消息畫報》哩!

        自從浙大停辦藥學系迄今,已有半個世紀了?,F在浙江大學重新有了藥學院,論其規模、師資和設備等,皆遠勝于昔,正在按著宏偉的藍圖向前邁進。如果今天的讀者能從上面敘述的歷史情況中找到一些可供思考或借鑒的東西,則本文作者將不勝慶幸。


        血战麻将下载